首页 / 时尚花艺 / 去若鸣凤游云汉 来如娇女入花林

去若鸣凤游云汉 来如娇女入花林

去若鸣凤游云汉 来如娇女入花林

--话说寒兰韵态美

词以境界为最上,有境界,则自成高格,五代,北宋之词所以独绝者在此

--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。

王国维大师在《人间词话》论述词诗之美应以境界为最上,其实不仅诗词如是,一切艺术皆然,书法艺术以表现神情韵态为最美;绘画艺术表现意境远韵为最佳;音乐艺术亦追求一种通达人心的感悟为指归……而兰花,作为一个文化的符号,其美已超出了一般花卉的形式色彩上的美艳,在其瓣形色彩上,兰叶的摇曳间,其神情韵态无处不表现了中国传统人文主义文化情结。随着兰化产业的迅猛发展,兰文化在市场的趋动下,这种古老的东方文化艺术,其审美的标准日趋走向了形式化,现范化,对于兰花审美的标准逐渐走向趋同,对于瓣形,色彩,叶艺等兰花的审美要求日渐形成标准,由于兰花审美对于形式上的追求极至,而使兰花自然美及意境美日趋淡化,而在国兰诸种间,寒兰以其自然的美态,飘逸滞洒的风姿独立于其间,其美既没有辩形学的羁臼,也大形式上的苛求,而是在其花叶间自由地展示着她的美态,任意舒展着她的芳姿,倾吐着她的清香。

寒兰,叶态优美,花瓣瘦狭,花架挺拔,花姿舒展,在自然美态间流露着飘逸、洒脱之点寒兰之美可以说是以神韵取胜,而非传统国兰园艺美学中的瓣形、色彩等简单的形式之美,在寒兰的花容叶态间,展露着她不同凡俗的气质与神韵,在花容花形,寒兰恰以瓣形狭长而取胜,其瓣形之狭之长之瘦,在国兰诸种间无以匹胜者,而正因其瓣形之狭瘦,而独立于国兰诸种间,或双肩上扬,或鹰击长空,神游霄汉;或平肩一字,端如君子,品正刚直;或两瓣形反卷,如行云流水,娇女挽管髻;或而双肩下摆,自然飘遨,如垂杨明柳,自得风流,而寒兰捧瓣之美却更见新章,传统春兰捧瓣以紧捧、硬捧、捧阔者为美,而在寒兰花中,则是另见胜境:其捧瓣狭长,姿态也丰富,传神远意,另有风趣。寒兰之捧瓣亦见紧捧着,双捧紧扣,滴水不漏,有如谦谦君子,不火不燥,而更见风情者则如猫儿捧了,寒兰猫儿捧尤胜春兰之猫儿捧,其捧瓣张扬直立,更见精神,落落大方,无娇揉作态。而寒兰之舌,则更是寒兰最见丰美之处了,舌态之多舌彩之艳,舌形之奇异,是国兰诸种间最见卓著,舌形舌态之美不胜枚举,无法--累述,而令人叫绝者,当数寒兰的神韵之美了!

在国兰传统的审美过程中,前人以兰花自然、雅洁为美,这是一个求“真”的时期。随着兰文化的发展,兰花以一种恃殊的艺术品登上了文化的舞台,走入了商品流通之中,人们开始细心的观察兰花,寻觅好的兰花品种。对兰花的瓣形色彩提出了相对标准的审美准则,这是一个求“善”的时期。而现代人赏兰则是在求“美”,这是一个在求真求善的基础上的更高的一个美的追求。在现代人的赏兰情趣里,人们不仅追求兰花的自然美,形式美,更追求兰花的人性美。在花叶的自然美态间,追求一种完美的人生境界。这种美的追求,不仅见于对兰花的韵态美的追求,对花艺高贵品格的追求,更见于在品赏兰花的花叶韵态间,感悟一种人生理想,体味人生自然情趣,追求一种美好的东西,也就是追求一种神韵美。而寒兰却将这种神情韵态表露无遗,自然大方,洒脱的展现了兰花美的神韵世界。这恰恰是寒兰的植物特性所带来的艺术神韵。

在东方艺术中,最典型的莫过于书法艺术了。关于书法艺术之美,传统有一句话“书贵瘦硬方通神”,这句话凝炼了书法艺术在表现线条美时,所应具备的艺术特征……表现书法艺术的线条美,应以瘦硬为美。而在绘画艺术里,前人也提出了“气韵生动,传神写照”的美的标准,在绘画艺术上追求着一种神韵之美。而寒兰……这个天造尤物,不仅拥有了一种瘦硬挺拔之美,而且也展露了气韵远出的神情韵态,传神地写出了中国古老的东方文化艺木情调,所以,品赏寒兰时我们不应当仅仅固守着传统兰花美学的标准,而应在审美情趣中自然地揉入中华民族文化的神髓。正如古人云:以心赏兰、在眼里,我们可以看到寒兰叶态的神情韵致,花形的优雅大方,可以嗅到寒兰那清如泉水,皓如明月一般的幽香。而在灵魂里,即让我们的心灵得到了一次洗礼。

寒兰之美,贵在神韵。传神之处,恰是:去若鸣凤游云汉,来如娇女入花林。

地址:福建邵武机务段

手机:13860070976

声明:本文转自网络,内容仅供参考和知识交流分享,不代表宜都市大博雅盆景园立场。
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7img.cn/2021/05/09/6596.html

博雅园主作者

爱好盆景、根雕、奇石、花卉、园艺
有3匹猫猫:花妹、小咪、妞妞
上一篇
下一篇

为您推荐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8827251684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daboya@foxmail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日全天节假日不休息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