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/ 时尚花艺 / 汪笑春

汪笑春

我们曾在以前谈过这个“汪笑春”,将来有一天要将其放进铭品档案里,还是需要进一步细化的。眼下先整理一下,暂时放在这里。

“汪笑春”这个品种出现在国内(大陆)是90年代初期,在这以前,国内的兰著均无此种的记载。可能老辈艺兰家们连这个名字也未必听说过,《兰蕙小史》就不必说了,诸友仁的《兰花》、沈氏父子的《兰花》、王叔平的《五十年艺兰经验谈》,甚至于90年代初的《韶兴兰文化》、吴应祥的《中国兰花》中也只字未提。

“汪笑春”记载最早的兰著是1937年日本出版的《兰华谱》。台南的郭建妙先生对此有论述:

“『汪笑春』这个春兰老种在《兰华谱》里是有记载的(日文原版卷上第48页;中文版第71页),只是它的汉字变成了『汪(口关)春』。《兰华谱》上记载着『汪笑春』于昭和11年(公元1936年)由大陆引种至日,其叶如『汪字』般的立叶,且花芽有如『笑春』般浓赤紫鲜,因此命名为『汪笑春』之新品。其叶比『汪字』感觉稍阔,在春兰中属于较珍贵稀罕的立叶姿型,在当时只有东京的山口善助先生和一二位兰友拥有罢了。『汪笑春』最早始于1937年在日本开花,《兰华谱》上的照片拍摄于昭和12年(公元1937年)3月15日春兰展会场上,由东京的山口善助先生培养,花容为三瓣中阔、花肉糯肌富柔味,捧心为软兜的贝壳形、小圆舌、平边的鲜绿色一字肩开(花的直径一寸五六分),舌上的苔点、叶姿和其它特征属于都不同『笑春』。只是舌瓣上的淡红点鲜明堪称为异种佳品。”

关于《兰华谱》里记载的“汪笑春”尚有很多疑点,我们先放在这里,容后再议。1973年台湾的董新堂先生的《蕙兰专辑》中记载了“汪笑春”:

“汪笑春(Cyrn.ForrestiiR.Wong-Hsiao-Ch’un):叶普通绿色,完全直立性,长约30公分。花梗细,淡色,高约十五公分,蕾初生带紫红色。花苞透明有淡紫红色筋脉。主副三瓣椭圆形,绿色以及冷翠色。质厚而柔,径约四公分。捧心淡绿色,先端向外张,残白色,顶端背面带红色。圆舌,普通只有红点二,有的有一点或无点,或三点不一。本种系梅瓣中之异种,极珍贵,因其叶似「汪字」,花蕾似「笑春」。有时开双头花,性强健,开花易。”

“汪笑春”在国内(大陆)最早见著的兰书是1995年元月出版的李少球等人著的《中国兰花》(品种欣赏栽培);再以后到1999年的《江浙兰蕙》和同年出版的《中国兰艺三百问》中都分别列于了介绍。这几部兰著中所记载不同的是,李少球等人著的《中国兰花》将此品按照《兰华谱》、《蕙兰专辑》一样列于“梅瓣型”中,文中称“发现于民国初年”;《江浙兰蕙》和《中国兰艺三百问》中将此品列入水仙瓣中,认为此品“选育年代不详”或“国内原无记载”,但都认为此兰“1935年流入日本,1993年从日本引归”;两书也同时认为“叶型酷似汪字”;不同的是《江浙兰蕙》在记述花品的后半部分说:“花瓣前端向外翻飞,形成别具风彩的猫儿捧,双捧前端各有一淡红点。唇瓣为圆舌,舌面缀有鲜红斑块。好似妙令少女畅怀大笑,花开时节正值早春,选育人姓汪,故命名为汪笑春。”以上便是“汪笑春”大致的记载。再以后所出的兰书中的记载大都源于此,有的有所发挥,例如“花如笑春,故得此名”。

对于上面的这些记载,结合我们手中的“汪笑春”实品,感觉到很混乱,尤其是《兰华谱》里的记载,尚存很多疑点。为什么《兰华谱》将“汪笑春”列进梅瓣中去了呢?我们还是从《兰华谱》记载的本身去找答案吧,先看《兰华谱》这张照片,尽管是不清楚的黑白照,但是那个捧谁能看出是猫耳捧?这个照片上的捧与花品的描写也算对应:“捧心为软兜的贝壳形”,描写得应当是准确的。按照兰友的话说,有两种可能,其一花没开足时的描写;其二如花开足了这种描写便有问题了。我个人认为:

1,说是照片上的花没开足,看起来似乎有这种可能性,但是兰著中关于花品的描写决不可能将没开足的花品记载下来。此花己经参加日本兰展,被当时的日本兰界所瞩目,其记载必是花开足的全貌;

2,“捧心为软兜的贝壳形”与“汪笑春”的猫耳捧上有两块鲜艳红点,是毫无共同之处,也无法进行前后连接;《兰华谱》中记载的“捧心为软兜的贝壳形”,证明此花起兜,而且准确地称其为“软兜”,而现时流传的“汪笑春”的“猫耳捧”无论是否打开,除了封边以外,是无论如何也难见其“软兜”的,何况“贝壳形”与“猫耳捧”却是反方向的;

3,中文版的《兰华谱》是台湾老乡翻译过来的,书中“汪笑春”的写法是“汪(口关)春”,把“笑”字翻译成“口”字旁加“关”字,当然这个字按理说不难理解,在日文里这个字就是中文的“笑”字,翻译中保留了原字。这一点台南的郭建妙先生曾作过类同的解释,“日本虽号称立国3000年,但其原本是个没有文字的国家,根据《日本书纪》中的记载,日本之文字始于「圣德太子」(公元574~622年)时代,从公元600年首次的遣隋使到后来的遣唐使,将中国的汉字陆续带回日本,又有「空海和尚」将咱们中国优美的草书转化成为日文中的『假名』。所以,在汉字的应用上,日本是比不上我们的。”可是《兰华谱》在记录“笑春”、“笑蝶”中却没用(口关)字,却完全用了中文的“笑”字,这是为何?

4,《兰华谱》尽管是日人所著,纵观全书,记载详实,描述严谨,无论兰照还是记写确是认真仔细,其兰品归类也基本准确。

如此,《兰华谱》所记载的“汪(口关)春”很可能是梅瓣花,也并非我们现在能见到的“飘门水仙猫耳捧”的“汪笑春”。后来的《蕙兰专辑》、李少球等人著的《中国兰花》虽然所记的“汪笑春”是我们现在看到的“飘门水仙猫耳捧”,但由于受到《兰华谱》“汪(口关)春”归类的影响,便将其也列到梅瓣花中去了。当然这样的分析也仅是一种可能。兰花开品如何是与兰苗的壮弱、培植的条件、管理的方法是有着直接关系的。“汪笑春”除了能开出外瓣飘翘,外张明显的猫耳捧,刘海舌下宕的形态来以外,也能开出外瓣圆头略紧边,猫耳捧不明显,且捧头具有雄蕊化的白头,接近如意舌瓣的花品来。所以对于《兰华谱》的记载,虽然是记载“汪笑春”最早兰著,我们仅能将其记录在案。以时下流传的“飘门水仙猫耳捧”的“汪笑春”为准。关于其花品,介绍如下:

叶片直立性较强,比“汪字”更直,底叶的弯垂程度比“汪字”更小一些,叶长30cm,叶宽0.7cm,比“汪字”略窄,属于“铁线叶”,叶的下幅有叶沟,叶端部分叶片较平,叶端顺尖,叶缘锯齿细密,叶甲高而尖长,尖头较软,叶片收脚细,叶柄环高,叶片较软,翠绿色,叶片的主副脉白而明亮。新芽刚出土为白色,芽端部分带浅紫红色,见光后转绿色,紫红色明显。花苞浅绿有紫红筋,小箨全绿筋麻不明显,花葶浅绿,茎节有红晕,梗高10cm左右。外三瓣宽大飘翘,端尖扭曲,捧端外张封白边,捧端内侧有两三块鲜艳红点,大白留海舌缀一两块鲜艳红斑,花色碧绿,红白鲜艳,花形平肩外张,非常映人。此花抗逆性较强,易发芽易开花,常有一葶双花开出,是一品很不错的“飘门水仙猫耳捧”。目前价位比“汪字”略低一些。但是常有价位更低的老种(例如宜春仙)混入其中,购买时应注意。

关于“汪笑春”落山准确时间和落山地难得考究了。从草的性状、开花的性状来看,应当下山于江浙地区,它具有江浙春兰的共性。下山的时间,据上所述应在1935年以前,说是“民国初年”,但1923年的《兰蕙小史》无载,1930年的《续兰蕙同心录》也无载,1936年东渡日本,那么便有可能在1930年–1936年之间。也许此花由于外瓣飘翘,捧为“猫耳捧”没有引起当时国内兰界重视;或是落山之后,国内的艺兰大家并没有见到便被日本人拿走了。总之还是个谜。

关于“汪笑春”名称的来历。“汪笑春”中的“汪”是用了姓氏的话,这个“汪”姓大概不是指的日本人吧?没听说日本人有姓“汪”的。也不符合日本人对兰花的命名习惯。将姓氏加在兰花名称的前头是我国的习惯,他们能遵照我们的习惯,去记念一个中国的选育者?在那个年代,这也似乎不可能,“军旗”、“鹤裳素”等等己经很说明问题了。如果说此种在国内己经被命名之后拿到日本去的,好象有些道理,“选育人姓汪”,。老种中的很多名品都采用了这种方式,即花名的前面置上自己的姓氏,如宋梅、汪字、方字、汤梅、姚梅、杨氏荷素等等。认为由于“叶型酷似汪字”,便在名称前面冠以“汪”的解释恐难能成立,无论国人还是日人都没有这样的习惯。“汪笑春”后面的“笑春”两个字,如果单独看“笑春”,它本身就是老种中的一个名字。“汪笑春”花开象“笑春”,故在“汪笑春”这个名称里加了“笑春”两字的说法,似乎也很牵强。“笑春”是小花形梅瓣花,外瓣卵形,厚糯,紧边,瓣端呈浅兜,半硬捧,捧端有浅红斑点,大留海舌放宕(有人称其为放宕的如意舌),舌面有大的U型斑块。“汪笑春”与“笑春”的花品少有共同之处。硬是将两个花联系起来,总给人一种“拉郎配”的感觉。

当前兰界正是“飘门”热的形势,喜爱春兰“飘门”的兰友,新品价格太贵,不妨将“汪笑春”作为你的首选,苗价目前不超过200元(大壮苗能略高一点)。使自己的兰苑里增加一个“飘门”,何乐而不为?!

请兰友们多多发表意见,共同进行讨论。

图片为喻伯军先生提供。

声明:本文转自网络,内容仅供参考和知识交流分享,不代表宜都市大博雅盆景园立场。
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7img.cn/2021/05/21/28770.html

博雅园主编辑

爱好盆景、根雕、奇石、花卉、园艺
有3匹猫猫:花妹、小咪、妞妞
上一篇
下一篇

为您推荐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8827251684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daboya@foxmail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日全天节假日不休息
返回顶部